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
来源: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发稿时间:2020-03-29 13:13:47


▲国内外的医疗专家在线上交流疫情。央视新闻截图

3月25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主任赵剡和加拿大温哥华总医院等多家医院近30名医生举行了第一场正式的线上交流会议,聊的都是很具体的临床问题,“比如国外患者的症状与国内有些差异,病毒是不是可能出现了变异?哪些病人的病情可能会变严重?如何避免进一步感染?”

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面对一战、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这几日,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

彭志勇: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病人数量增加后,ICU应该如何运转?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准备很多医生、护士和防护用品。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后来做了计划,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

赵剡: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从病毒学上讲,病毒与人接触,它肯定会变异。这是一个定律,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总统“任性”不至于失控。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而是“无限宽松”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

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ICU)主任,2019年12月底至今,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今年2月初起,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提供建议。

从传染病的角度来说,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因为它的潜伏期很长,还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隐蔽传染是很可怕的,治疗新冠肺炎的关键是让它在潜伏期充分暴露,让无症状的感染者比例少一点。所以如果病毒变异导致感染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更明显,其实是有利于发现感染者的。患者出现了失去味觉、嗅觉的表现,就是很容易识别的特征,所以诊断其实更容易了。

赵剡:3月25日交流时,加拿大的医生问,有哪些事情是需要他们第二天就开始做的?我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从个人层面来说,首先要做到戴口罩、洗手、通风;对医院来说,我们需要做到“两通道三区”,就是把医护人员的通道和患者的通道分开,把干净的区域、污染的区域、中间区域分开;第三点就是要做到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首先要把普通老百姓(76.200, -0.01, -0.01%)和新冠肺炎的患者分开,其次要把轻症患者和重症患者分开。如果做到这几点,抗疫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